宗平朗誦《譚嗣同》完整視頻及文稿

2022-08-19 04:00 播音主持指南 訓練課程

 

譚嗣同

 

作者:梁啟超

 

時余方訪君寓,對坐榻上,有所擘畫,而抄捕南海館(康先生所居也)之報忽至,旋聞垂簾之諭。君從容語余曰:“昔欲救皇上既無可救,今欲救先生亦無可救,吾已無事可辦,惟待死期耳。雖然,天下事知其不可而為之,足下試入日本使館,謁伊藤氏請致電上海領事而救先生焉。”余是夕宿于日本使館,君竟日不出門,以待捕者。捕者既不至,則于其明日入日本使館與余相見,勸東游,且攜所著書及詩文辭稿本數冊家書一篋托焉。曰:“不有行者,無以圖將來;不有死者,無以酬圣主。今南海之生死未可卜,程嬰杵臼,月照西鄉,吾與足下分任之。”遂相與一抱而別。初七八九三日,君復與俠士謀救皇上,事卒不成。初十日遂被逮。被逮之前一日,日本志士數輩苦勸君東游,君不聽。再四強之,君曰:“各國變法,無不從流血而成。今中國未聞有因變法而流血者,此國之所以不昌也。有之,請自嗣同始!”卒不去,故及于難。

 

君既系獄,題一詩于獄壁曰:“望門投宿思張儉,忍死須臾待杜根。我自橫刀向天笑,去留肝膽兩昆侖。”蓋念南海也。以八月十三日斬于市,春秋三十有三。

 

本文內容來源:網絡
僅供交流學習,版權均歸原作者所有
七次郎在线针对华人超绿色